财新传媒
2012年12月13日 13:56

军都、浑都与薰鬻

北京市昌平区在西汉为上谷郡军都县。关于军都县建置的起始,一说为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40年),[1]一说为汉高祖初年(前206年),[2]两者相去六十六年。地方志称:汉高祖设军都县,唯一的依据是《史记/绛侯周勃世家》里的一段文字。汉高祖初定天下,分封异姓诸王,卢绾为燕王,经略昌平。高祖十一年(前196年),“燕王卢绾反,勃以相国代樊哙将,击下蓟,得绾大将抵、丞相偃﹑守陉、太尉弱﹑御史大夫施,屠浑都。”[3]周勃奉命征讨卢绾,攻陷“浑都”并屠城,一直把卢绾驱赶到长城以外;卢绾走投无路,投降匈奴,尔后又引领匈奴袭扰包括军都在内的上谷郡东部地区。周勃屠“浑都”,是最早有文字......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3日 09:46

话语权威v. 法学自主性*

上个世纪,法国学者福柯有关“话语”的分析引起极大关注。在福柯看来,话语代表着权力和知识的关系,在政治和经济上处于强势的群体在生产和传播话语,进而控制个人、机构和社会[1]。例如,当中国富人争相把子女送进英国私立中学和美国常春藤大学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是在复制和扩张西方的话语权威——他们使西方教育在全球的支配地位更为稳固。也许可以这样概括福柯的“话语”:这是一种让人屈服于‘通说’、‘流行符号’和‘政治正确’的力量,一种让人放弃自主表达而去追随和复制权威话语的力量;在被追随和复制的过程中,权威话语变得更加强大,知识生产就是在权威话语的支配下......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2日 10:11

法律人为什么容易学坏?*

1. 法律人的豪言壮语

进入中国政法大学之后,每个学生都会感受到话语的分量, 如:“一生一世法大人”—一个有关人和机构依附关系的隐喻;又如:“本校是法学教育的最高学府”,一个有关自己和同行关系的自我评价。中国政法大学本科学生的入学誓词是一个典型的拔高法律人形象的话语:

“当我步入神圣政法学府之时,谨庄严宣誓:
我自愿献身政法事业

……

挥法律之利剑持正义之天平

除人间之邪恶守政法之圣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1日 14:10

2012年童话:弑子婚姻

村妇桂花招日耳曼人汗髱为婿。桂花浅薄、愚钝而不求上进,贪小利而无大志,喜张扬而一事无成,唯以嫁与日耳曼人为荣。桂花婚后常窃喜傻笑,以为自此脱亚入欧,高人一等。汗髱极鄙视桂花而假作绅士,性贪婪、凶悍而故作憨态,阅世深而伪装天真,以涉外婚姻为谋利之具。汗髱与桂花有婚前约定如下:“婚期5年,中外嘉宾赠送礼金300万欧元全部存入汗髱在德国银行的帐户;生子共同抚养5年,汗髱负担一半抚养费。”

桂花生子,取名赛尔。赛尔与父母迥异,仪表堂皇,天资聪颖,落地即饮食奔走如成人,日随教师方鼎练武习文,数月后矫健如飞,下笔万言,方鼎深喜爱之。汗髱见赛尔卓越超群,与方鼎情同父子,遂畏惧、忌恨,窃与桂花言......

阅读全文>>